法院工作随感(随笔)

  发布时间:2012-06-26 11:27:56


    山沟沟里的小男孩,抱着对未来的憧憬和向往,来到城市读大学。在大学里第一次接触苏格拉底,开始对法律有了模糊的认知,感慨先人可以为维护法律的权威牺牲自我。后来渐渐迷恋上贺卫方的激情四射,感叹于他风趣的言谈和尖锐的现实批判,也曾挤在人群当中甚至爬到树上聆听先生的说教。毕业后进入法院工作,一切都非常顺利也显得顺理成章。

    初来法院的日子里,一切都显得很新鲜,生活也是五彩斑斓。走出校门的我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好奇,从别人怎么称呼我们这种小事到如何办理案件这些大事都是我所关注的。脱离空洞的课堂回归现实,许多东西都改变了,也许这是一个升空的过程,也许这也是一个落地的过程。升起的可能是你的才华得以施展,落地的是现实远残酷于课堂。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你的行为将影响到他人的生活。这个时候我说话开始谨慎了,不再大大咧咧。比如某当事人问到:“我这个案子什么时候宣判啊”,即使判决书已经快写好了,但我也会说“请不要着急,我们会在规定的审限内办结案件,请耐心等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脾气也变得古怪起来,我们每天面对人世间的纷争,站在“纷争”双方的中间。我有时会害怕这天平有一天会折断,当然这多少有些杞人忧天的味道。法律的天平永远不会折断只会越来越平稳,但心灵的天平就无法预知了。读书的时候,每每听闻某法官不堪工作压力选择玉碎,我都嗤之以鼻,现在我可以理解他们了。或是听闻某法院为法官建造优雅的咖啡厅,更是怒斥其腐败至极,但现在我也可以理解了。这些观点转变之后,我也时常问自己,是不是我现在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场看问题,还是在为自己开脱,却始终无法找到满意的答案。

    以前,我是一个很喜欢做梦的人,梦里出现的大多是一些诸如踢球、看见远方的朋友等美好的事情。时过境迁,就连梦境也不一样了。闭上眼睛,浮现的是白天当事人的凄惨、冷漠、或者法庭上的剑拔弩张,而这些也随之进入到梦境之中。偶尔能梦见当事人握手言和、破涕为笑便是最开心的事情,这比梦见参加足球比赛取得进球还要开心。现在,我开始害怕做梦了,但作为有思想的动物,却没有办法摆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规律。我多么希望在梦里,我是一个救世主,尽我所能拯救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因为在现实的世界里,很多事情是无法解决的。

    某日,在辖区内一村庄现场开庭,庭上坐着的几位男当事人还比较遵守法庭秩序,但旁听的几位妇人却无法按捺心中的躁动,频频“捣乱”。时不时冲上来插几句话或者骂几句,审判长数次警告均无果。我一同事此时正在一旁担任记录一职,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冷不防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敲了一下桌子,这一敲把久经沙场的审判长和初入法院的我都吓得不轻。但这一敲只换来了片刻的安静,几位妇人没过多久又开始了他们的表演。庭后,审判长找到我们,语重心长的对我同事说:“你这一敲实在太突然了,桌子差点塌了,你以后一定要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处乱不惊,不要随便开火”。我在一旁听后忍不住的笑起来,我在想当时我同事是不是和我一样想大喊“我受不了了”。通过这件事,我也感觉到年轻的我们还不具备驾驭庭审的能力,可谓路漫漫其修远。

    尽管纷争不断,尽管我还很稚嫩,但我却坚守内心的信念,始终站在天平的两端,用法律的砝码,来衡量人世的纷争。

第1页  共1页

责任编辑:邓志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