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诗人和他的远方

——记吉水县人民法院高金有

  发布时间:2017-03-13 13:17:10



高金有,男,1956年生,1978年参加工作,中共党员,参加工作以来,从事过教师、宣传部干部、政工干部、法院法官等不同职业,曾为吉水县人民法院副主任科员、四级高级法官,其撰写的多篇诗文如《回家》、《当音乐响起》、《斗鼠记》等先后在井冈山报、江西法院网等报刊媒体公开发表,被誉为吉水法院的法官诗人。认识高金有的人都会觉得他是一个身上带着一股清风的人;熟悉高金有的人都晓得他是个既不抽烟、也不馋酒,推崇健康生活方式的人;了解高金有的人则都知道刚从审判一线退下的他,并没有闲下来。业务没有停,他仍给其他法官组成合议庭陪审案件;热心没有停,他仍为法院的院史建设查找编写资料;精彩没有停,他仍忙于书画音乐等有利于身心的活动,面对未来更是充满激情与信心。

 “他来,清风就来”

高金有的才情令人敬佩。在常人眼中,法官总是沉默寡言显得毫无生趣。但高金有不同,他爱好广泛,从写诗填词到楹联作对,从诗歌散文到历史考据,每一篇文章都内容充实、感情饱满。“临别时,还故意给你个‘拜拜’,使你哭笑难成。‘胆小如鼠’的成语今可改为‘胆大如鼠’了”——他写的《斗鼠记》描绘的是一场诙谐的人鼠大战,读起来令人忍俊不禁,能将现实中头痛烦恼的打鼠经历用幽默的随笔方式表现出来,这不能不说明他是一个对生活充满情趣的人;“谁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只要有土有水,就迎春怒放;谁有如此博大的胸怀,将自己的一切全部捧上”——他写的《油菜花》用波澜壮阔的语言去诠释乡间路旁的平常物种,这不能不表明他是一个对群众充满关切的人;“珠穆朗玛峰是它的骨架,香港的繁华是它的彩衣,长江、黄河是它的血脉”他写的《十月,我在天安门广场放飞一只风筝》生动形象地展现我们国家的雄伟辽阔,这不能不证明他是一个对祖国充满热爱的人。

“群众装在心中,责任别在胸膛”

高金有的人品令人敬重。在法院,高金有常被同事亲切地称作“老高”,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年岁大、资历高,更是因为他断案能力强、定力足、境界高。翻看高金有的履历,可以发现,他在法院的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审判业务部门,在审判一线,他把将近20年的时间都投入在化解民事纠纷当中。熟悉法院业务的人都知道,民事庭的案件最多、事情最杂同时也是最辛苦的。干民事审判工作不像电视里塑造的法官那样可以正襟危坐、身威显赫。民事立案、送达、开庭、调解、制作判决书,每一步都要法官亲历亲为,遇到矛盾激烈的婚姻家庭纠纷和劳动争议纠纷,不仅需要苦口婆心地劝解说理,有时还伴随着人身危险。当许多同事视民事庭为畏途时,高金有则坚持认为,没有办不好的案,只有不愿尽责的人。他不仅尽最大能力化解当事人的矛盾,而且每逢同事遇到审理上的难题时总是有求必应。把他的办案经验悉心传授,丝毫没有高级法官的架子,也从不摆出老资格的姿态,一如既往的谦逊,一以贯之的优雅。甚至对那些因打输了官司攻击他的人,也是一笑了之,很少回应。说,当法官一定要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上其实,很少人知道,他因长时间伏案工作,患上了眼疾,甚至连撰写判决书也要写一会儿,停一会儿,但他仍然笔耕不辍。

 “一曲乐章,一行收获,一地辉煌

高金有的境界令人敬仰。他写的,通俗易懂却又意味深长,因总能引起共鸣,所以让人读懂了,让人爱读了。他办理的案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判之依法,因此总能使当事人事结气顺,对他更信服了。细细想来,他待人宽厚、包容,却又能够在法庭上喝止无理的狡辩、揭穿虚假的谎言,这不正是《斗鼠记》中那个“淡泊随和但却嫉‘鼠’如仇”的自己吗?他任劳任怨、敢于担当,不正如油菜花那样为人间奉献色彩和芬芳吗?苏轼说“其文如其为人”,古人诚不我欺。高金有今年已经60岁了,虽到退休的年龄,却仍心向着他坚持的远方。就用他写的《六十岁》中的一句话结尾吧:“你是局长、县长?过了六十,同样是个普通的老头。混迹在柴米油盐的芸芸众生里,任躯体和思想自由流浪,任稀疏的头发随意飘飞。放慢脚步,走走停停,看看街边不曾留意过的风景!”向高老致敬!

责任编辑:吉法宣    

 
 

 

关闭窗口